你有看见我弄丢了的那只喵吗

梦虚笔记之豫章书院杂谈

BIGGER SLY 895℃ 0评论

作者:95年出生,2002年修习于武当山传真武术学院,文科出生,现毕业于江西某财经大学,在某IT实施公司任职。

 

开门见山,对于南昌豫章书院,我无话可说但又不得不说,因为我怕和马丁·尼莫拉一样的下场,“他们把魔掌伸向了我,这时,已经没有任何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说起来我算是他们的师兄,我也是从类似的环境中出生,2001年一个人到武当山去习武,那年我六岁。我的体验还算好,十五年前,在传销遍地的年代,在下海潮涌现的时候,限制人身自由,挨毒棍,吃糠咽菜体验也不能说糟糕,只是现在的人大抵无法经受。当年在武馆的时候,思念父母心切倒是免不了,每晚会掉眼泪,才去的一个月枕头是没有干过。早上集训爬山练武,随后去上文化课,晚上回武馆继续练习,周末自然是练习武术咯。寒暑假之类的自然就更要勤学苦练呢,能有一点喘息的休息哪怕几小时就很开心了。大冬天大家手都会开裂肿的像开裂的胡萝卜,但是前倒,侧倒,前手翻之类的在石子路上是免不了一天下来常常鲜血从冻疮上直流。自由出入馆门是不可能的,需要教练的凭条,一般机会很少,只有生病买药才有许可。两人一张床,翻个身还是蛮困难的,基本上就对着别人臭脚丫子睡了。到夏天,蚊帐内斗大的蚊子,还不允许拍死,因为打扰师兄睡觉。伙食就更有意思了,酸不琉球的过期面条和廉价的海带是我近二十年后的今天吃了都会头晕的食物,还有皂角馒头,就是和肥皂类似,灰黑的,隔了一天的话,会很硬,砸头会很痛。体罚嘛,武馆怎么能说体罚呢,例行挨挨棍子啊关关小黑屋啊倒立半小时啊,蛙跳一百圈什么的都是有益身体啊,而且每个周天下午两点有“自由搏♂击”,就是散打,一般都会和你的同龄人一起开,如果你不幸有沙鼻(就是一打就流血)的话,看起来每周末你都比较有阴影。对了,千万别打你的师兄或者师弟过狠,否则双方都红了眼,双方都挂彩骨折什么的怕是免不了啊。那我说了这些经历之后,豫章书院的体验感觉很不错呀,至少比我当时“好”很多呢~所以当我看到豫章书院后我发现 这事好像在我身上发生过。

十八年前,大家默认这一切,我也默认这一切,人人过的食不果腹的样子便觉得限制人身自由,挨毒棍,吃糠咽菜,压迫的体力劳动是正常的,因为底层的民众都是如此过活。十八年后,我发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类似的地方,不免让人感到恐惧。应该查封不是么?

但查封的并非是那些强制场所,而是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暴走大事件。这些强制场所,不管是当兵也好练武也罢亦或是网络毒瘾戒疗中心,都是以强制手段来对我们的人生行为以及轨迹进行修正。如果不是特别需要,这些和大多数人的生活碰不到一起。俗话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现在新兵培训倒是好很多,坦克车也有空调了,宿舍训练什么的都很规范,而且目的也很好,保家卫国不是么。练武也是如此。当兵或者送去练武的人,有不少是家长父母管教不了了,经常和痞子癞子混一起,常常偷钱去网吧,还有的父母是因为经常外出挣钱,没时间管孩子,也有完全不会带孩子的少数,当然也有我这样少数的因为身体原因还有中二想文武双修去的,总而言之,这个社会需要这样的强制场所。但是,我要强调的是,现在这个社会孩子纵使在无理取闹,也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比如当初自己中二选择去习武,父母只是一方面原因(当然我现在很感激父母呢 别误会),另一方面,父母如果觉得自己子女管教不得力,注意沟通,注意学习,实在不行,请送去当兵或者武馆或者少林寺啥的,有个高尚的目的也好一点,这种国学、电疗什么的就算了。

说完强制场所,我想再来谈谈舆论自由。也许有人在想,现今中国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社会矛盾很多,阳光照亮了阴暗的深沟发现了污秽随意光便有了罪恶?我想是的,这个时代要的是【压抑的灰色】。压抑多好啊,没有暴民,没有恐慌,没有思索,天天“埋头苦干”,领着温饱的薪水,灰色多好啊,有点光亮有些希望,但是又不让你看见,还时不时用黑暗恐吓你威胁你,要查你水表,收关你的财产。舆论收紧,媒体严控,维稳当道,限制自由。此四点,自包子上台后,愈发感觉明显。维稳嗬维稳嗬,总是不赖嘛,好歹还有一条活路。

说到活路,王小波的笑话集《沉默的大多数》里就说道,文革时期,口号喊得震天响,爱学大寨,东北平原垒大寨,卸磨杀驴用人力。人呢就吃猪食,猪呢就吃人屎,弄得猪每次进食的时候脸上表情都很愤怒。用莫言的小说来称呼的话还真是魔幻现实主义。只不过没有魔幻,这就是现实。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好死不如赖活”,因为活下去的成本较低或者说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的忍受能力比较强。可是总要有人要起来告诉大家这种活法不对,告诉大家,不应该有饥荒不应该有强重的体力压迫,不应该有体罚不应该有人生限制。不应该把这辈子卖给房子,不应该起早贪黑背负一大堆医疗债务,不应该每年还要交 通货膨胀税。人那 ,不能活的和拉磨的驴一样,带上眼罩,在自己的圈子里转来转去。总要反抗啊,要不然活着多没有意思。

让我来延续暴走大事件的结尾吧:

荆轲刺秦王。

“一只会飞的猪”的图片搜索结果

转载请注明:灯塔水母 » 梦虚笔记之豫章书院杂谈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